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aoluojiulo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七零年代小确幸》最新章节。

亲自潜入地底之后,王忠终于窥见这一方地狱的真正面目,地面上的世界其实并不算这一方地狱真正的组成部分,因为这一方地狱世界所孕育的魔物尽数在地底,潜过那数十米厚的地面后,呈现在王忠眼前是‘交’错的地底通道,溶‘洞’,还有地下冥河,还有数之不尽的地狱魔物。

杀戮,永无止境的杀戮,吞噬,穷凶极恶的吞噬,时间的流逝渐渐在王忠脑海模糊,而宛如汪洋一般的猩红,也渐渐没过了王忠的眸子。

不知道于何时,没有地狱魔物会主动袭击王忠,也不知道何时,王忠也失去了屠戮吞噬地狱魔物的兴趣,深邃而浓厚的‘迷’茫和倦意袭上心头,茫然时,王忠本能的眺望天空,眺望远方,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有两股异常熟悉的气息在远方若隐若现,总有一股本能提醒着他,现在不能睡,睡过去的话会失去很多东西。

“没想到,足足二十三天过去了,你依旧维持着最有一丝清明不坠,没有完全沉沦于地狱的侵蚀之中,‘挺’难得的,毕竟这一关可是后世位面冒险者开发地狱时失败率最高的关卡啊。”

颇熟悉的声音袅绕于耳边,王忠茫然四顾,却没有看到人,这让他内心升起一股烦闷,想要毁灭一切的焦躁,狂吼一声,声‘波’四散,隐然袅绕着可怖可畏的威严。

“如果是平时,我可以用很漫长的时间等你走完整个流程,但现在出了一个很麻烦的意外,就让我帮你走一下捷径吧。”

袅绕着黑雾的手于虚无之中降临,猛然按在王忠头颅上,顷刻间,无可抵挡的雄浑力量直灌而入,王忠瞬间心头的茫然和倦意在这股力量的帮助下瞬间消退,而王忠也终于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对。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该让你知道的东西我都尽数灌入你的脑海之中了,尽快吧,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只袅绕黑暗雾气的手一如来时的突兀,走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徒留下心头惊诧的王忠,但片刻之后,王忠心头只余下宛如劫后余生一般的庆幸。

庆幸的原因,是源自于自己此刻的‘摸’样,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人形的‘摸’样,不知不觉间体型暴增,骨骼扭曲变异,浑身骨刺林立,四肢着地,浑身洋溢着滂湃而凶邪的地狱魔气,看上去完全没了人样,成为了一只彻头彻尾的地狱魔物。

得益于那只破空降临的黑手,王忠总算明悟了前因后果,当他降临到地狱的那一刻,他就成为了这一方地狱窥探的目标,故意派遣弱小的地狱魔物前来袭击,目的却是为了引‘诱’王忠吸纳地狱魔气,当王忠被地狱魔气带来的强大力量吸引的时候,他就正式踏入了这一方地狱布置的陷阱之中。

每当王忠多屠戮一头地狱魔物,多吞噬一份地狱魔气,就会无可抑制的朝地狱魔物的方向蜕变一点,而那份‘迷’茫和倦意则代表了王忠已经抵达蜕变的临界点,只要王忠放松心头最后一分清明,沉沉睡去,再度苏醒的时候,就再也不复本来面目,而是一头曾经拥有王忠之名的……地狱魔物。

“天魔至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沉沦于魔物之身,再地狱中历经万千劫,登顶为一方魔土之王,然后重新寻回本我,撕裂魔土回归地球,让地球完成晋升,这种计划我哪里搞的定啊。”

现在王忠总算彻底明白了莫煌的盘算,但明白归明白,回想脑海中那条由莫煌规划出来的计划,王忠却不由得‘露’出至深的苦笑,沉沦为地狱魔物,这只是这个计划必经的小小开端而已,而后将是漫长而遥远的征途,在这个计划中,王忠少说要在地狱中待个二三十年,历经无穷磨难才有可能完成计划。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莫煌又突然变卦了,悍然破空‘插’手,不仅将计划完全‘交’代给王忠,还直接留下了一条威胁意味浓厚的留言。

一个月内给我完成计划,我会给你足够的帮助,如果做不到,哼哼哼。

堂堂大自在永恒天魔潜藏在冷哼之中的威胁是什么,王忠完全不想知道,但面对脑海之中那份庞大繁复的计划,王忠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事实上,王忠并不抗拒执行这份计划,因为这份计划中也有属于他的巨大好处,如果‘弄’得好,他甚至能够在计划完成后获得足以和华夏帝国正面叫板的强悍力量,由不得王忠不心动。

王忠将目光放到那被无穷地底通道,隧道,溶‘洞’遮盖的深处,在那里,有一只和这一方地狱魔土同时诞生的魔物,那只魔物就是这片地狱魔土的主宰,引‘诱’王忠沉沦的陷阱,也是它一手布置的,事实上,无需莫煌留下的信息中明言,凭借着已经百分之九十转换为地狱魔物之身的本能,也足以让王忠感应到那只魔物之王的存在。

当王忠视线移到这个方向的时候,那只魔物之王也同时将视线移到这个方向。

凶横邪恶的冷笑,残酷无情的意志,伴随着腥臭冷冽的地狱之风,清晰的传达过来。

一声嚎叫震动了天地,一条硕大无匹的黑影从红铜沙土大地上破土而出,这是一只仿佛章鱼和蜈蚣结合而成的生物,正中心是一颗椭圆形的‘肉’球,而后‘肉’球上有许多触须疯狂扭动着,每一根触须上都密布着狰狞邪恶的眼珠子和爪子,而在触须顶端,还有章鱼一般的吸盘,而在这些吸盘之中还长满了獠牙。。更新好快。

体型数十米,放在任何特摄片中都足以胜任都市破坏小怪

兽一职的这只魔兽,眼下却受创非轻,浑身上下都密布着可怖的伤口,黑‘色’且带着腐蚀‘性’的血液滴落大地,带起袅袅青烟。

随后,王忠破土而出,看着那虽然受创非轻但依旧中气十足的敌人,一抹苦笑浮在他的心底。

那一日,在莫煌的帮助下,王忠在地狱侵蚀下重新拾回意志,与此同时也敏锐的发现了主宰这一方魔土的最终魔物所在,便是眼前这只宛如章鱼和蜈蚣结合体一般的凶戾魔物,王忠悍然寻上‘门’去与之搏杀,这一战,便是九天九夜过去。

“你在迟疑着什么,战斗,杀戮,如此愉悦而甜美的味道,实在是让我‘欲’罢不能啊。”

发出与外形截然不同的磁‘性’声线,魔物竭力张开那些血‘肉’触须,以求最大面积吸收地狱魔气来修复自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头魔物身上所受的创伤在飞速愈合着,同时,那多到无法计算的眼珠子一同看向王忠,流‘露’着凶煞,邪恶,狰狞的目光。

王忠深深的呼吸着,骸骨之躯自然不需要呼吸,而是王忠借着这个动作来稳定自己的心神和意志,念动间,王忠也开始吸收地狱魔气来补充战斗产生的损耗,原本密布着裂痕的骸骨开始自愈,许多断掉的骨刺重生生长出来,甚至那衰弱的‘精’神都在地狱魔气入体产生的愉悦感刺‘激’下复苏起来。

这也是王忠和这只魔物一战便是九天九夜的原因,两方都能吸纳地狱魔气,受到多重的伤势都能飞速痊愈,形成无法分出胜负的拉锯战。

“我之名为贝纳留斯,第二百八十七层地狱,红铜沙狱的主宰,新生的魔物,你拥有非同寻常的潜力,你的堕落甚至引来了地狱本源的欣喜,你感受到了吗,这浓厚的喜悦,宛如雷暴触体一般的浓厚颤悚感,来吧,堕落吧,更多的堕落吧,直至成为我的食粮或者踏着我的尸骨前进,我们中只有一个能够继续前进。”

高高飞跃,躲开贝纳留斯一根横扫而来的触手,沙土弥漫的大地被这一扫‘荡’起无边尘埃,然后在地狱恶劣的天气之下化作狂暴的沙尘暴,王忠十指连点,轰出许多道子弹击,将那条触手轰得千疮百孔,但却无用,地狱魔气滚滚而来,一切伤势飞速痊愈。

对于贝纳留斯的话,王忠并没有出声反驳,因为他也感受到了那袅绕在周遭的莫名浩瀚。

博大深沉,如汪洋夜空一般不可测,是难以言喻的血腥和黑暗,王忠的意志偶尔和这片浩瀚接触,都会感受到一股呢喃耳语传入耳边。

绝望,怨恨,咒骂,诅咒,杀戮,死亡,凋零,毁灭,堕落……

难以想象的浩瀚负面情绪顺着耳语注入王忠的心神中,试图将王忠最后的意志防线攻陷,想要将王忠彻底腐化堕落为彻头彻尾的地狱魔物,但总是在最后关头,一股飘渺难测的力量随之而来,将王忠的意志在深渊之前拉回来。

意志虽然维持着最后一分清明,但身体却在地狱本源的耳语之中渐渐堕落,每一分每一秒,王忠都可以感觉到一股邪恶到无法形容的力量从外界灌注到身体深处,肆无忌惮的扭曲异化一切。

在这种肆无忌惮的扭曲异化之下,王忠的外形‘摸’样已经和初入地狱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达五米的庞大骸骨魔躯,由无数细碎坚硬的骨骸组成,每一根骸骨上都纹刻着繁复的符箓,这些符箓随生随灭,随隐随现,每一根笔画,都是以最绝望的意味刻画出来的诅咒之语,是罪恶与黑暗本源具现化后的真理之言,每一道邪恶符箓,都是一道本源法咒,带着极其玄妙的作用。

每一个呼吸,每一个举手抬足,都会一股氤氲魔气自王忠体表扩散开来,化作一道囊括一里多地的光环,凡是在这一里多地内的地狱魔物,强一点的尚能保持理智疯狂逃窜,而弱一点的只能匍匐在地,颤悚等死。

深入骨髓的冰寒恐惧,在光环范围内肆无忌惮的扩散,这是恐惧光环。

每一个被震慑恐惧的生灵,只要王忠愿意,一念之间便可夺走其灵魂,将其化作为自己奋勇战斗的傀儡,这是夺灵光环。

当存在光环内的生灵死去之后,只要一个念头,这些生灵都会从死亡深处复苏,以亡者之躯为王忠战斗,这是死亡颠覆光环。

每当王忠出手的时候,便自然而然吸引风云之力汇集,化作酸雨,毒气,地震,恶风,魔火种种邪异之景一同倾泻到敌人身上,这是地狱版的万法相随,而每当攻击作用于敌人身上的时候,便会产生腐蚀,崩坏,蚀体,解离,破法等等特效,这是地狱魔气深度融合后自发产生的一种破坏‘性’本能。

而每一个被杀死的敌人,其一身血‘肉’‘精’华和灵魂都会不由自主的被拘禁在王忠身边被其驱使,这是王忠亡者本能和地狱之力‘混’合升华而来的特异权能。

刚开始的时候,贝纳留斯尚会驱使红铜沙土地狱的魔物来袭击王忠,但在王忠在地狱本源灌注之下觉醒这些异能之后,贝纳留斯就没有这样做过了,因为那只是给王忠送菜,让他越杀越强而已。

“恐惧的不是我,迟疑的也并不是我,而是你!因为你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场战斗的结局,你开始渐渐明白,你并不是受到地狱本源亲睐的那一个。”

张开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生长出来的巨大白骨蝠翼,急速的飞行着,王忠悠悠开声而道,声音中蕴含着动听的魔魅之力,让人不由自主的仔细聆听,甚至就算捂住耳朵也能直入心扉,在意识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然而这并不是一种有助于谈话的能耐,因为普通人如若聆听王忠这么一番话,意识之中便会被烙印下地狱腐朽的魔力,一时半会便会发狂至死,然后灵魂堕入王忠的掌握之中。

这回轮到贝纳留斯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只是攻击愈发狠辣,王忠嘴角裂出了一个无声的笑容,身体每一次被地狱本源扭曲异化,都代表王忠的本质在逐渐靠近地狱,直至同化为本质如一,而在这个过程中,王忠虽然靠莫煌的援手保持了意志的清醒,但却敏锐的和地狱本源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共鸣。

这种共鸣,让王忠明悟了许多地狱的本质法则。

鼓励一切有意义无意义的战斗,赞赏一切形式发生的杀戮,弱‘肉’强食,汰弱留强,强者无上,这是地狱最为根本的一条法则,王忠和贝纳留斯的战斗‘激’起了地狱本源的关注,同时也给予了同等的馈赠和赏赐,王忠自身强了许多,而贝纳留斯也同样进化了许多。

王忠还记得,在七天之前,贝纳留斯的智慧形如野兽一般,连话都不会说,只会以‘精’神‘波’动表达两句我要吃了你,我要杀死你的凌‘乱’语句,但九天之后的现在,贝纳留斯的智慧已经进化到另一种水准,狡诈而深邃,丝毫不逊‘色’人类中的积年老贼,许多战术战略安排下来,连王忠都在措不及防间狠狠吃了几个亏。

但是,这正是贝纳留斯败亡的主因,获得和王忠同等的地狱赞赏之力,贝纳留斯却首先要拿出绝大部分来提升自己的智慧,其余一部分才能去提升自己的力量,而王忠却截然不同,他的智慧已经足够,完全不需要地狱馈赠来污染自己的意志,便可以将这份力量尽数用来强化力量。

一来一去间,王忠就越战越勇,而贝纳留斯虽然依旧能够保持场面上的抗衡,但却越来越艰难,而且因为骤得智慧的缘故,贝纳留斯心头泛起了许多往日绝不会有的‘花’‘花’肠子,许多该勇猛‘精’进,奋勇战斗的时候,贝纳留斯却选择了避开锋芒保存元气,地狱本源只亲睐强者,贝纳留斯的行为隐然不得地狱本源的欢心,所以馈赠而来的地狱本源之力也开始有了差距,变成王忠得6,贝纳留斯得4的地步。

智慧这种东西,并不是简简单的智商提升,还需要经过许许多多的世事磨砺方可成就,王忠几经红尘‘波’折,数番险死还生,铸就的不仅仅是智慧,还有千锤百炼的钢铁意志和一腔不灭信念,而贝纳留斯的智慧根基来的虚浮,真到生死关头,不仅无助求生,反而因为知道死之恐惧而‘惑’‘乱’起来。

战斗的结果早在许久之前便已经注定了,第十天之时,地狱本源之力沸腾到极致,王忠将贝纳留斯斩于手下。

贝纳留斯庞大的尸躯瘫软在地上,黑‘色’血液化作一个小小的湖泊,庞大的魔气洪流从失去生命的尸身上开始散佚,被屹立在尸躯之上的王忠疯狂吞噬。

紧闭双目,王忠而耳边袅绕着无尽欢呼声,这是地狱本源的欢呼,无尽地狱本源开始沸腾,疯狂的注入王忠体内,这一瞬间,以王忠为中心,囊括周遭一里方圆的光环急速扩大,直至将整个红铜沙土两百二十一平方公里之地尽数笼罩其中。

凡是存身于这片魔土内,被王忠光环笼罩的地狱魔物现在尽数匍匐在地,向新生的主宰献上无上的忠诚。

沉浸在和一方魔土共鸣的超然之中,王忠的光环骤然一缩一涨,宛如孕育着一股无上的力量,轮回九次之后骤然崩散于无形,却不是王忠失去了地狱光环之力,而是光环之力再度进化,成为一种更上位的力量。

光环之力崩散于天地间,和魔土每一分本质结合在一起,这一瞬间,无数漆黑的华光自四面八方而来,落入王忠头顶,而后王忠颅骨顶部长出数只骨角,盘旋结扎间,宛如一顶白骨铸就的王冠。

再度睁开双眼,红铜沙土地狱二百二十一里的地域尽数在王忠意识掌握之中,只要一个念头,他的力量可以毫无阻碍的瞬间抵达整个魔土的每一处地方,他的视线可以瞬间关注到每一寸土地,而生存在这片魔土之中的十二万三千八百五十二只地狱魔物,也尽数成为了他的力量。

第一时间更新《七零年代小确幸》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5g通信学术报告心得体会

端木摇

俏金枝

若无人

我穿越成仙器材料

右舷瞭望

废材嫡女带着超能力来了

未远谋

全能从急诊科医生开始

东府人

灵猫侦探事务所

我十八啊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