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aoluojiulo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农娇有福》最新章节。

唐墨沉抬起脸,声音也透着暗涩。

“说,想我了吗?”

她红着脸不肯出声,他也不追问,只是再次俯下身继续自己的进攻。

霸道如他,喜欢征服。

直到她败下阵来,哑着嗓子说想的时候,男人这才暂时放过她。

将她横抱而起,行出衣帽间,放到卧室的大床上。

吻着她,他利落地解开军装,扯开领带,不客气地将她拆分入腹。

白天在医院忙碌一天,晚上又被他这番折腾,裴云轻的疲倦在所难免。

激情退却时,缩在他胸口,她已经是昏昏欲睡。

唐墨沉却是满目清明,甚至比起在路上时,双眸还要明亮几分。

轻轻拨开她脸上乱发,在女孩子微汗的额上吻了吻,这才轻手轻脚地起身走进浴室。

第二天清晨,裴云轻睡醒的时候,人还趴在他的胸口上。

唐墨沉早已经睡醒,左手手臂搭在她的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她的一绺长发。

右手则扶在电脑上,翻看着上面的会议报告。

不太习惯二人这样的赤裸相对,裴云轻迅速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唐墨沉转过视线,抬起大手将她脸上的乱发理开。

“你还可以再睡二十分钟。”

知道自己被他识破,裴云轻也不好再装睡,只好红着脸向他一笑。

“小叔,早!”

感觉到胸口有什么东西,她疑惑地垂下脸,只见胸口处垂着一只玉牌。

比一元硬币稍大,颜色洁白无涯,质地莹润,上面精雕细琢着一条飞龙。

雕工上乘,飞龙栩栩如生,透着一股子飞翔在九天之上的气势。

当年,母亲罗烟一向爱玉,因此裴云轻也多少懂得一些玉石方面的知识。

且不说这精湛的雕工,光是看这玉的色泽就知道不是凡品,从包浆上来看,应该也是古物。

她从来没有这种东西,不用想也知道是唐墨沉给她戴上的。

“小叔,这是……”

裴云轻疑惑抬眸,正迎上男人看过来的视线。

“送你。”伸过手指,帮她把玉坠摆正,唐墨沉的手指轻轻地扶过玉身,语气中透着郑重,“不要弄丢。”

这个玉是历代的唐家当家主母才能得到的东西,传家的物件,在唐家不知道已经传过多少代。

母亲去世前,将这块玉给他,就是要将他交给未来的妻子。

这几天,他一直想要补给她一份真正的生日礼物。

这块玉无疑是最合适的礼物。

“谢谢小叔。”

微撑起身,裴云轻小心地凑过来,在他颊上轻吻一计,人就顺势俯在他的肩头。

“我一定把它当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

“恩。”

抬起手臂拥住她,男人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的长发,语气关切。

“训练还适应吗?”

感觉着他的温存,裴云轻享受地眯起眼睛。

“一开始觉得有点累,不过我还挺喜欢的。”

说话的时候,她就抬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抚着他的肩膀。

注意到他手臂上结痂的伤口,她伸过手指,小心地扶住他的伤痕。

男人大手一抬,捉住她的手腕。

只当是他的伤还没好,裴云轻疑惑抬眸。

“我弄疼你了?”

男人墨瞳里闪动着几分异样的神色。

“我怕我会弄疼你!”

昨天看她太累,只是浅尝即止。

臭丫头一早还敢撩拨他?

她是医生,应该很清楚早上的男人是最危险的!

此时,裴云轻也已经感觉到他的身体异样,小脸瞬间红到耳根,慌乱地从他身上逃开,扯过衬衣裹到身上。

“我还要去训练,先去洗漱!”

“站住!”

唐墨沉皱眉喝住她。

第一时间更新《农娇有福》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龙枪传奇浪漫谭

七夏叶

被遗忘的性

追梦凡尘

森林报冬好句摘抄

济世者

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不吃饭的神

一个选调生的警察生涯

极地气候

待我许你未来

半夜吹冷风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