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博娱乐

【夜聊】写长稿的感觉

  我毕业好几年后,才知道有培养网络写手的网站,小网址一敲,进去一瞧,嘿,别有洞天。

  里面的场子很宽大,靠着勤奋作者和热情读者的良性互动蓬勃发展,一看宛若一个小世界,选个房间再进去瞧瞧,嘿,又各成一个世界。

  看了一段时间后,明白过来,这里也是很多荧幕电视剧的孵化场,所以常常能看见所谓的原著党,我打心眼里佩服这里写长稿的作者,几百万字几百万字的写,看的人都累了,他还能思绪源源不断。

  我也喜欢追剧,包括那些仙侠,魔幻,作者凭空里创造出一个世界,规矩他定,然后他看着并雕刻起这些带自主意识的人儿,被创作出来的人儿开始有力量。

  每当你选了一个房间,一看,嘿,还不错,文字就开始带着魔力拉着你了,有些故事能停留在你的心里,无非是人性大多是相通的,我在高考前有看过一部电视剧,就每晚每晚的去追,当时特别爱里面忧伤又帅气的男二,见到他的海报和贴画就爱的不行,必须买回来宝贝一样的收好。

  毕竟那是艺术化后的感情,如今我已经忘记了男二是谁。

  现在也常常有电视剧,会一下子火好几位演员,我就想,你看作者大大多清楚什么样的人儿讨人喜欢呀,故事真好,长篇越能立体又细致的勾画出这个人的摸样儿来,让你明明知道角色是角色,演员是演员,但还是会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好长时间。

  文字是个挺好的东西,他能记录,能交流,能传递,能让你笑能让你哭,能让你毛骨悚然也能让你豁然开朗,能勾勒出一幅画,还能打造一个唯美的流动空间······,谁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乱七八糟的想法和故事呢?

  我这么些年,也就是保持了个写短篇心情的习惯。

  越是年龄变大,越难再交到纯粹的朋友,大宋在北京上班住的是合租房,半年有余,隔壁左右都是不怎么见过面,我一个朋友的弟弟在我们小区合租房住,也照样是隔壁左右面都没怎么说过话。

  我上面说得这个隔壁左右,还是同一个房子内的不同房间。

  我记得自己刚毕业的时候,是跟一对小情侣合租,两室一厅,各住一间,我们说话不多,但偶尔小区里碰上了,会互相打招呼,切好的水果,也会给对方送过去,有人情温暖的日子身心都会比较愉悦。

  不过后来,隔壁的小情侣的父母兄弟都过来住了,我也不知道是哪方的,反正他们都是喊爸妈,夏天下班回来洗澡,老太太九点前不让开热水器,大约是这个点吧,我也记不清了,笑脸相迎地说电费贵,时间一到,老太就打开热水器排着队喊他家的老头,弟弟,还有那小两口洗澡。

  我得轮到最后,洗好回房间要经过客厅,时间很晚了,他们在客厅里打上地铺光着膀子睡觉,我就轻手轻脚地从边上挪回房间,有一次,我看热水器开着厕所也没人,我就进去洗澡了,洗完回房间,就听见隔壁老太太在凶小两口中的男孩:“喊你也不知道动,看,人家去了吧!”还接着说了一堆生气的话。

  男孩挨着骂,一声没吭。

  我心里有点生气,不过听那男孩一声不吭地,想起之前跟他俩相处也是很友好,从心底里还冒出了同情的情绪来,反正房租也就一个多月到期了,忍忍吧。

  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谁也不想让太多人看见自己的不堪。

  过了几天,老太太拿着一双橡胶手套过来问我,小姑娘,这是你的吗?

  我点点头,她又说,“我还以为是我们家的,就用了,你着手套质量也太不好了,我才套上,就破了,你也不买个好点的······”

  我马上说,“没事,你扔了吧!”

  然后去厨房的时候,又发现她把我的厨具都堆叠在一起扔在一个比较脏的角落,我还没说话,回头就看见了老太跟着我进了厨房,她有点尴尬地说,“那个,我看你也不怎么做饭,我今天做包子,给挪了位置,你洗洗吧······。”

  我有点生气,面无表情地说,“以后你可以摆好了放角落,别放那边!”

  此时的我刚毕业不久,朋友同学都在天南海北的各处刚刚踏上工作岗位,不能像从前能相约一起互相打打闹闹的就把不愉快排遣过去了,那天回到房间后,我觉得憋得慌,特别想找人说话,最后还是选择打开电脑,点开QQ空间,写日志去了。

  写心情的的日志字数不会太多,我常常写着改着,最后删掉一大部分,我要的就是在写的过程中,慢慢地自己就给自己顺好了毛,理清了思绪,所以有人会说,我之所以写字,是因为我想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以前觉得这句话很奇怪,你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你就写?事实上,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就像我们现在知道的思维导图,你能画出思维导图,说明你脑海里元素是有的,你只是没有捋顺,当你把元素一点点的写下来,枝连杆,叶连枝,整个逻辑就清楚多了。

  那个时候,我打字还不太快,除了在QQ空间日志里写些含蓄的心情文字,我更多的是在本子上手写,所以留下了好多的本子给我回忆。

  这算是我自我排解的方法,写完日志后我就去公司申请了宿舍,把自己的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地,然后跟小情侣结算告别。

  在我的逻辑里,是认为男孩会给我说类似于这段时间抱歉了,老人非要来我没没办法给你添不方便了之类的话,结果那个男孩就在那给我一分一毫的算水电燃气费,全是五五分成。

  我没能忍住的说道,“你要这样算的话那我就得跟你好好算算了,先不说你们几个人的水电煤气用多少?这个房子,你一间我一间,客厅属于公摊吧?你父母兄弟过来住这两个月我收一分钱房租了吗?你要算就都算清楚,水电费也得按人口算!”

  那个男孩大约比我早两三届毕业的样子,就在那里瞪着我大声说,“老人能用多少电和水,你一个年轻人,跟老人家计较什么!”

  他平时不怎么说话,突然这么一喊我心里还挺害怕的,毕竟势单力薄的寡不敌众,不过还是稳住了,面无惧色地跟他说,“行,那你先算着,一会我男朋友和同事过来帮我搬行李,你算好了,跟他结账!”

  他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的常态表情。

  我的东西确实比较多,几个朋友过来后楼上楼下跑了好几趟才给我装完车,最后算账时,那个男孩倒是变得客气又好说话,水电煤气给打了折。

  其实钱不是特别多,就是觉得不说出来很憋气。

  不过更憋气的是,装完车我发现电脑不见了,我明明记得我有收拾进去的,就又跑上楼去找,男孩倒是很客气的说,我没看见啊,你去你房间看看,是不是忘收了。

  后来就一直没有找到。

  讲这个事情呢,也不是为了说合租不好,毕竟社会因形形色色的人和故事而更加丰富多彩层次分明,但随着成长,经历,会让我们一层层的包裹住本来的样子,不轻易让生人看见。

  我总是觉得我们每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中会显出不同的年龄特征,越是往后认识的人,越难互相走到心里去,因为,我们都觉得,彼此,都是经过太多故事洗礼的人,但我们都不了解彼此,我会感觉不安全。

  我本来以为,高中读书时候每周三篇练笔会是我写文的巅峰频率,不曾想,毕业越久,我写字的频率就越高了。

  一是朋友都有自己的事情,再加上我们这群姑娘们都嫁到了不同的地方,距离遥远,更是不容易相聚,圈子变了,虽然时隔多年,现在打起电话还是能吱吱喳喳的聊很长时间,但是,我这种常常多愁善感型的人,需要控制自己,不然很容易招人烦的。

  所以就喜欢写点啥,情绪就这么,从汹涌澎湃随着文字的流出慢慢的平静了。

  这种时候的文,很容易成了情绪文,或者知心姐姐文的那种感觉。

  写完之后,我只是偶尔看看,回味一下我当时的情感,其实我喜欢看的,还是那种舒心好笑精神愉悦的文,轻快幽默里带着浓浓的情感打底的那种。

  高中的时候,我有个朋友写这类文就很棒,是那种浑然天成的文风,真的是能从文看到人,直到现在,她依旧是无论在哪里,都能有一群很快乐的朋友。

  情绪文观点会有点片面,从类型来说,我还是更喜欢看有深度的故事。

  故事文不发表观点,作者也可能会给你带带感觉,就像把一个短片呈现在你面前,然后让你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去发挥感慨。

  那些短文写的精悍意蕴悠长,把长文写的逻辑缜密且让人爱不释手地丢不了的作者,真的是很厉害,厉害于长期的揣摩和写作,让他们能信手娓娓道来滔滔不绝。

  很多人觉得,那些作者,能创造出一个个人精儿,生活里也一定是个人精儿。

  不一定的,我读书时候写作文,老师每每在讲台上念,会说,你看,前面提到了什么什么,后面什么地方又给了呼应,还会说什么,这篇文章采用了总分总之类的手法,或者说,下笔之前,构思的很精巧······

  其实呢,当年是写的太多出于本能了,哪里有时间想这么多。

  现在你让我构思了去写,我一时半会也是写不出来的。

  有一位我很喜欢的作者说,她觉得追星的高境界是:我要写一部好剧,然后给她的爱豆去演,近距离指导接触,想想都很美!

  很早前,那个爱笑的朋友就跟我说,她觉得她的一生至少要完成三件事才有意义,生一个孩子,种一棵树,写一本书。

  这是年少时说的话,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但就那么镌刻在我的脑袋里了,我总想能写一本长的小说,好几年了,却总是磕磕碰碰的不成样子,到如今也才不到十万字的样子,每次改的时候,比我前些年在QQ空间写情绪文时删的还厉害。

  写着写着觉得情节对不上了,写着写着回头看看又恨不得把以前的全删了,止步不前,每当自己处于这种状态的时候,就让我更加佩服那些写百万字的作者。

  请问你们是怎么做到日更的?

  前文不用改的吗?

  照我这样经常要改的,只能是全文写完再上啊,而且还害怕上着上着又要回头去删。

  写长稿是什么滋味,你看我现在,本来打开电脑是想接着写我的小说的,结果,翻来覆去的一字没动,又开了一篇文档,然后写了这么一篇心情文。